cytology a Klebsiella buy accutane online voluntary education buy albendazole online organization buy amitriptyline online tracing intensive buy amoxil online reports predictive buy ampicillin online dental compliance buy antabuse online heading digestion buy atarax online telemedicine PKU

忆冉茂芹老师深圳美术讲习班

2014年7月19日“冉茂芹深圳美术讲习班”如期而至,来自云南、四川、广东、广西、湖南、江苏、河南、山东、山西、北京、香港的二十余名学员和深圳美术学校的毕业班师生一同参加了本期学习。讲习班7月27日结束,九天时间八天课程,涵盖了人物素描、油画写生示范,石膏头像素描,人物头像素描、油画指导写生,安排得相当紧促。
第一次见到冉老师是7月18日报到那天。那日午后,我们几个同学正在教室闲聊,从门外大步走进一位老人,一件衬衫,一条短裤,一双皮鞋,一个背包,一脸笑容,一身精神,这就是冉茂芹老师,这哪里像一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他和蔼可亲,同我们一一握手交谈,更毁了我心目中大家应有的“傲慢”形象!与他目光交汇的那一刻,那双略带浅棕色的眼睛,如一汪清水,激荡着似要穿透灵魂的光,还有浑身散发的感染力,让我着实一阵紧张。
第二天,开班仪式上冉老师讲了来深圳办讲习班的缘由。原来是一名湘西学员,因为仰慕冉老师,但是又由于种种原因不得见面,遗憾于不能当面得到冉老师的指导,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冉老师写了一封信,讲述了自己艺术追求的坎坷经历、求学路上的种种无奈和对冉老师的期盼,期望冉老师能来大陆讲习授艺,圆一个他和像他一样的大陆学子求学梦。冉老师讲,当时这封信感动到他拿来给在台北画室的学生们朗读,冉老师意味深长地讲:“我能不去吗?再不去就说不过去了呀!”就这样,一封信,一份期盼,满腔感慨,还有深圳美术学校的殷切邀请,促成了此次深圳讲习。
讲习班前两天是大课,给我们这二十余人和深圳美术学校毕业班的学生们示范人物头像素描和油画写生。上课期间,冉老师正患荨麻疹,为了不影响上课,要靠药物控制,又逢六月酷暑,于是冉老师每次都是课前一把药,课上一身汗,课间还主动跟大家互动交流,打满全场不得休息。第二天一早又见他背着包,精神矍铄地走进课堂。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这样不辞劳苦,因为一封信,一个承诺,飞过海峡,有教无类,这真是我们的幸运,来深圳之前我还有顾虑和犹豫,而这一刻只剩下了感恩。
两天大课后,便转入了小课讲习,小班便由我们这二十余名学员组成,由冉老师全程亲自讲授指导石膏头像素描、人物头像素描、人物头像油画的写生。为
了保证达到与他示范同步效果,纸和铅笔都是冉老师从台湾递来,橡皮也是托友人从日本买来,他还亲自做了磨铅笔用的砂纸板并签了名给我们,可谓用心良苦,结课临走时还把没用完的纸也分包给我们带走。冉老师后来讲,一开始他本想让我们自己画,他在边上指导,但是后来总不放心。还风趣地讲,怕是不看着我们的话我们就会放羊一样到处跑,于是就决定要带我们一起画。接下来的六天冉老师按照作画的步骤示范一段,讲解一段,我们就跟着练习一段,他再帮我们修改一段,如此往复。
上课期间冉老师大多时候中午都会留下来陪我们一起吃午饭,而这个时候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一个上午紧张的练习后大家又可以拢围在老师的身边听他“讲故事”,听老师讲他的求学历程,讲他的艺术感悟,还耐心解答我们各种各样绘画过程遇到的疑惑。
课堂上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恐怕就是冉老师一边示范一边讲解的授课方式,从技法应用到审美情趣培养、从艺术发展到各时期大师风格剖析,让我们的学习成为了一种享受。他还时时引用名人散文,古人诗词阐述艺术话题,在讲到线条的虚实变化之美时引用了王维《汉江临眺》,告诉我们在处理虚部时要达到这种“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的意境之美。在讲到线条的节奏感时,冉老师讲画画就如同音乐,正是因为音乐家将哆唻咪这些不同的音符进行了有节奏的组合,才能演奏出美妙的音乐出来。如果通篇只是一个音符,就没有节奏,线条也是一样,如果通篇粗细一样,深浅一致,那还有什么美可言,讲到动情之处冉老师深情地演唱了一首《你见过雷公山的山顶吗》。那刻我深深体会到绘画艺术是一门综合修养,这座高峰不是任何人都能爬得上去,需要的不止是技法娴熟,更需要文化修养和阅历底蕴,还需要一个宽广的胸怀。
冉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极富感染力的人。有一天,大课模特跟我讲,他被很多画家画过,也见过很多老师,但两天下来他便喜欢上了这个冉老师,因为他说话“有意思”,给他当模特既可以听他讲话,又能拿到模特费,多好。是啊,冉老师讲话跟他的作品一样总是那么耐看、耐听、有意思。讲到如何坚持画画时,他举了一个例子,说以前他经常抽烟,总也戒不掉,有一次有个朋友跟他讲,戒烟就是戒一支!他恍然大悟便听进去了,真戒烟了。接着冉老师便讲,这画画不也就是画一幅嘛!多有意思的话,坚持就是每次只画一张,仅此而已。
最后一课时,老师意味深长地给我们讲了一席话,我用录音笔记录了下来,至今每当遇到困惑时便拿来听。老师说,做学生的带着知识回去比带一幅好作品回去更有意义。希望我们回去以后多练习小风景,小静物,慢慢地从小画到大,从简单画到复杂,以此来改掉油画“龟毛”之弊病。多画石膏素描,来解决油画人物中的问题。希望我们做个画家,不要做画匠,如此云云„„ 也是那天,最后的结课晚宴上,大家谈了自己的学习心得,留下了不舍的眼泪。
在结束深圳之行的前一晚我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明天就要结束深圳之行的最后一课了,八天的课程过得真快,认识了冉老师,也结识了很多五湖四海因为共同爱好而集结深圳的同学,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玩笑,一起沐浴冉老师恩惠的光芒。蜕变之前的挣扎,是此时最大的感受,以后的路还很长,希望大家走得好,走得远,会怀念今天,此时,也希望老师会为我们骄傲。
回南京后,我接到冉老师打来的电话,他问我有没有顺利回到南京,惊讶之余深感惊喜。他说这个讲习班大家都很努力,又很融洽,他也很开心。后来我们同班学员组织了一个群聊,用来交流心得,大家常会把自己近期的画作和心得体会放上来共同分享,相互提建议,共同探讨。还会把习作发给冉老师,老师也总是不厌其烦地悉心指点。我也常常自省:传不习乎?稍有懈怠,便惶恐不安,生怕有朝一日再见到他老人家时还一事无成羞于面对。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冉老师如是教诲,亦如此践行。
在此还要感谢黎楚池老师、深圳统战部的领导们及深圳美术学校的老师们为这次美术讲习班所做的工作。

作者简介:刘志辉,男,汉族,生于1982年6月,硕士研究生学历,于江苏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南京分局工作,美术爱好者。
通讯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汉口路81号,南京市水文局
邮编:210008
电话:025-68221881 13770543939
QQ:316166029
Email:wateryishui@qq.com

 

 a3 a1 a2a4